芒果廣播網

东西问·中美对话 | 芮效俭:美国“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打交道为何不可行?

2021-11-02 14:18:52
哪个聊天软件可以免费撩妹子(╋レ威 10⒎⒎9892 )感受等同现实的室内聊天气氛 户外沙滩约会 亲临等同现实的沙滩浪漫私聊 户外草地约会 享受等同现实的草原静谧约会 双人游戏乐趣 近距离聆听彼此的心扉我是女的找个性伴侣
东西问·中美对话 | 芮效俭:美国“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打交道为何不可行?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多次提出所謂“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這種方式是否可行?中美到底應以何種姿態進行對話?

  中新社“東西問·中美對話”邀請全球化智庫(CCG)理事長王輝耀與美國前駐華大使芮效儉(Stapleton Roy)展開對話。這位出生于南京,又曾在成都、上海等地度過青少年時光的美國資深外交官認為,美國必須停止從霸權的地位思考問題。美中應負起作為大國的責任,不讓政治體系差異阻礙合作。

資料圖:芮效儉。中新社記者 鄧敏 攝

  現將對話實錄摘編如下:

  王輝耀:您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外交官,從少年時期就了解中國,并關注中美關系多年。您對中美關系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有什么看法?

  芮效儉:在過去50年的大部分時間里,美國相信中國不斷增長的財富和力量不會威脅到美方重要利益,雙方間的分歧可以通過外交和協商來處理?,F在的情況不再是這樣了。

  要理解其中發生了什么,首先要認識到美國和中國都處于影響其各自世界地位的根本性轉變之中。美國正努力適應其不再是唯一超級大國的國際形勢。這并不是因為美國實力下降了,而是因為其他國家已經上升到大國地位,中國是首當其沖、也是最重要的例子。一個新的多極世界正在出現。美國不愿意放棄其自冷戰結束以來的主導地位,不愿意接受為建立一個新平衡而作出的必要調整,這毫不奇怪。同時,在過去一段時間里,美國國內社會和政治的兩極化損害了其國際形象,而可靠性是我們判斷一個大國形象的重要標準。反過來,中國在非常短的時期內,重新獲得了作為大國屬性的財富和軍事力量。這改變了中國人民的心理,也將改變中國的行為模式,令其更加自信。這是美中雙邊關系急劇下滑至半個世紀以來最低點的兩個關鍵背景因素。

  幸運的是,盡管有一些表面上的相似之處,拜登政府與其前任仍有著根本不同。拜登政府正小心翼翼地行動,以消除內部分歧并采取可持續的政策。對美中關系特別重要的是,美國政府已經重申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同時也在尋求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定期磋商模式。

  實際上,美國對華強硬態度與其東亞盟友利益并不相符,他們并不希望看到該地區被分裂成中美兩大陣營。換言之,如果美國試圖與其東亞盟友合作,就將發現他們并不支持對中國采取強硬態度,我認為這會對美國政策產生深遠影響。

資料圖:中國國旗和美國國旗。 圖片來源:人民視覺

  王輝耀:我們希望通過對話來探究如何緩和中美間摩擦,其中一個非常令人關注的問題就是病毒溯源。您對此有何見解?

  芮效儉: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尤其應該合作而非相互爭斗。我認為追蹤病毒來源是很重要的,我們對如何溯源病毒這一問題有著各自看法。但基本的一點是,疫情威脅著世界上的每一個國家,如果世界上的兩個主要國家不能齊心協力應對共同威脅,那么就會發生對我們雙方都不利的事情。我們需要仔細想想,是什么問題阻止了我們在這個重要議題上開展合作。

  王輝耀:美國常說,“中國沒有和我們匯合,沒有成為我們的一員”。然而中國有自己獨特的制度,這種制度在抗疫上也有一定優勢,并不一定要與美國一致。從一位美國前駐華大使和一個中國通的角度,您怎么看中美的未來?

  芮效儉:如果中國或美國將達成支配地位作為目標,就不可能達成新平衡,因為這會讓另一方難以接受。在東亞必須形成力量的平衡,否則我們就會不斷地在戰略上與對方競爭。這就是為什么我認為把戰略競爭視作重點是絕對錯誤的一個原因,因為戰略競爭總是集中在軍事領域,這最終會產生一場無休止的軍備競賽,資源也將被迫從經濟發展轉移到軍事發展。我認為美國現在必須停止從霸權的地位思考問題,拜登政府引入“從實力的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這一概念是錯誤的。任何人都明白,中國永遠不會在此基礎上與美國交涉。

  國家利益必須在不排除和平共處可能性的前提下來界定,所以我認為中美關系有巨大發展空間。對于中國和美國來說,雙方不應只從國內驅動因素來看待世界。他們必須以客觀的方式看待世界上的外部環境,然后在確保國內支持的情況下制定與其所在國際環境相應的外交政策。美國還沒有做到這一點。例如,東亞地區所有國家與中國的貿易都比與美國的貿易多。很明顯,如果我們要求亞洲國家在中美之間做出選擇,他們不會愿意,因為其與中國有非常重要的利益關系。我們必須明白,我們對中國的外交政策方針以及我們談論中國的方式,決不能簡單要求各國在中美之間作出選擇,這是一個錯誤的外交政策制定方式。

1971年7月,周恩來總理會見秘密來華訪問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王輝耀: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抵達美國并發表講話時提到,50年前,基辛格博士秘密訪華,叩開了中國的大門。中美關系的大門已經打開,就不會關上。您對此如何看待?

  芮效儉:我認為基辛格博士50年前對北京的訪問非常值得紀念。因為它說明,當國家利益能夠通過合作得到滿足時,政治和社會制度的差異就無法阻擋這種合作。制度差異已經成為美國考慮中國時的一個大問題。在某種程度上這確實影響了合作,但不應該在符合國家利益的時候阻止合作。

  美國國內有一些力量出于對政治制度的不同考慮,想阻止與中國的合作。但我們需要想想,尼克松和基辛格是在中國“文化大革命”還未結束,兩國間政治體系差別巨大之時與中國恢復關系的。如果說當今世界對于美中作為大國的責任有什么要求的話,從基辛格訪華中我們就能得出,兩國的責任就是有必要進行合作。我們不應讓政治體制差異阻礙這種合作。所以我認為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訪問。從歷史上看,它為美中合作創造巨大共同利益提供了可能性。而這些共同利益,在我看來,有必要繼續維持且推進提升。 

  記者:王恩博 曾鼐

【編輯:黃鈺涵】
comment
0 yes
丰满的东北熟女大屁股,国产拍欧美日韩视频一区,夫妇交换聚会群4p疯狂大战